523

收藏

分享

《夜雨寄北》是“寄內”之詩

作者:羅漫     來源:光明日報     時間:2023-07-31
53401

?

清花溪草堂刻本《李義山文集》書影?資料圖片

??【文學爭鳴】?

??李商隱的《夜雨寄北》,結構回環,語言淺近。初讀之下,貌似聲情畢現??墒?,一旦追問詩中所述是妻情還是友情?詩的情境頃刻就像“巴山夜雨”那樣混沌幽暗了。即使啟用現有闡釋的諸多方案,也未能雨霽云消。讀詩者與解詩者也許很少設想:這是一件在當時就可能無法寄出,甚至也不必寄出,因而永遠無法寄達的私密記錄。因為詩人主觀上,根本不樂意公開標明這位北方收件人是女是男,是妻是友。詩人一生有太多的私密,如另詩《錦瑟》所云:“此情可待成追憶?只是當時已惘然?!奔纫獙⑸幸讶话l生的事實與情感,及時書寫以抵抗失憶,利于此后不時將生命的甘苦反復咀嚼,又要對那些不了解他的生命歷程、不熟悉他的情感波瀾的陌生讀者或解詩達人,實施程度不同的保密和拒探,所以他刻意營建了一幢幢在情景設計上幻影重重、在語言表達上說而不明的詩體建筑?!霸娂铱倫畚骼ズ?,獨恨無人作鄭箋?!蓖高^語言表象,《夜雨寄北》就是一座外觀精致奇巧,內構幽微繁復,很難登堂觀賞的私家小墅。本文擬在學界似乎前路不通,或自以為探得驪珠,實則只是接收到某種幻影的基礎上,嘗試避開“地面”險阻,改以“空降”直達,一探詩中的深深庭院。同時與現有解讀妻情友情之見的美中不足略作商討。


詩題與詩情的疑惑與角力


??此詩有兩個題目:《夜雨寄北》和《夜雨寄內》?;仡櫹嚓P考證,高度集中在兩個節點用力:詩題“寄北”和“寄內”,哪一個真實體現了詩人的宦游軌跡?哪一個更加符合全詩情感?第一問目前可以說已經接近解決。學界幾乎一致選擇《夜雨寄北》,再附帶說明南宋洪邁的《萬首唐人絕句》作“寄內”,或者簡述“一作‘寄內’”。理由包括兩點:1.寄北可以包藏寄妻與寄友,因為李商隱的新家在長安,老家在河南,即使此詩是寄給李妻王氏的,寄北也是大方向無誤的正確表達。2.根據“巴山夜雨漲秋池”的時空坐標,以及學術界公認值得信賴的考證成果,迅速查明李商隱身處巴山的具體時間,再根據此時李商隱的妻子是否在世,作出是寄北(含寄妻、寄友)還是寄內(僅寄妻)的理解。第二問非常棘手,因為在目前的信息解碼狀態下,很難判定詩中表達的情感是妻情還是友情。

??《光明日報》2020年12月14日第13版載王樹森《〈夜雨寄北〉為寄友的一條內證》說:“此詩自有支持題為‘寄北’(即寄友)而非‘寄內’之內證,這就是‘何當共剪西窗燭’一句中的‘西窗’?!薄敖裢z清編《全唐詩》,‘西窗’一詞共出現二十三次,不計商隱此詩,至少有十九例明確顯示相關作品乃作于客居狀態或描寫待客活動?!蓖跷拇嬖趦纱蟛蛔悖阂皇菍θ姟爸行臉屑~”的理解出現偏誤,因為成為此詩寄妻或寄友的區隔屏障,不是“西窗”而是“共剪”。試問:在沒有客人留宿的居家常態里,主人尤其是主人夫妻能不能正常使用西窗的空間?二是王文隱去了“相反證據”。且看白居易的《對琴酒》:“西窗明且暖,晚坐卷書帷?!睕]有客人,主人獨坐西窗,面對琴酒。再看前蜀尹鶚的《臨江仙》:“深秋寒夜銀河靜,月明深院中庭。西窗幽夢等閑成。逡巡覺后,特地恨難平。紅燭半條殘焰短,依稀暗背銀屏。枕前何事最傷情?梧桐葉上,點點露珠零?!痹~中只有月下西窗的寒夜幽夢、枕前傷情和紅燭半條。這對理解《夜雨寄北》相當重要,義山詩3次出現“紅燭”。不難判斷,西窗也是放置琴書,安放睡榻,主人隨時可以利用的書房兼臥室。王文中指出“‘西窗’在古代專指客房、客廳”,專指云云絕非事實。如說兼指則無大礙。如果房間多、房間大,則東南西北窗皆可開設,主人根據季節、天氣和需要選擇使用。白居易《夏日》云:“東窗晚無熱,北戶涼有風。盡日坐復臥,不離一室中?!蓖跷呐袛啵骸叭绻兑褂昙谋薄穼懙氖菓哑?,哪怕是懷念其長安故居之類的內容,那么第三句中出現的就應是‘東窗’,而絕非‘西窗’?!钡L安米貴,居大不易。李商隱曾經以《蟬》自喻:“本以高難飽,徒勞恨費聲?!瓱┚钕嗑?,我亦舉家清?!蹦哪芤罄钌屉[住著既有東窗也有西窗的多間房呢?李商隱的悼亡詩《房中曲》就說西窗有孩子們的臥榻:“嬌郎癡若云(云彩),抱日西簾(西窗)曉?!蓖跷挠终f:“詩的內容也只能是詩人在巴山夜雨之時,懸想他日北返,造訪長安友人……受到友人在‘西窗’款待,賓主相得、長夜晤談……對該詩作‘寄內’理解,是不能成立的?!敝荒苁窃圃?,殊覺不妥。更加不容易接受的是:無法腦補兩位賓主如何“共剪西窗燭”。至于馬茂元教授的《唐詩選》解作“在西窗下深夜共談”,已經遠離共剪情景,屬于意解而非直解了,此處不展開。

??也許正是“共剪西窗燭”目前無解,成為一個死結。所以,北京大學教授蔣紹愚先生在《清華大學學報》2021年第2期發表《唐宋詩詞的歧解和誤解》,文中不無遺憾地說:“至于詩詞的背景是什么,詩詞的言外之意是什么,那就更有理解和想象的余地了。如:李商隱《夜雨寄北》……這首詩思念的對象究竟是友人還是妻子?從詩中找不出答案。馮浩《玉溪生詩集箋注》云:‘語淺情濃,是寄內也?!幸欢ǖ览?,但也未可作為定論?!兑褂昙谋薄芬蛔鳌兑褂昙膬取?,這是版本的不同,但版本的不同也是因為后人理解不同而產生的。后人用‘剪燭西窗’作為典故,用在思念友人和思念妻子的場合都有。所以,這首詩的兩種理解只能并存?!惫P者的意思是:盡管本詩的寄友寄內之解,幾近難于上青天,但是,如果想要考索真相,兩種理解顯然不能并存,只能二者居一。


大學教材和唐詩注本里的“三分天下”


??在《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》等大學教材(或近似名稱)中,以及一些有影響力的唐詩注本里,主要有三種看法:寄妻、寄友、寄妻寄友并存。

??寄妻說。林庚、馮沅君主編本《中國歷代詩歌選》:“這當是作者在巴蜀(今四川)時寄給妻子的詩。長安在巴蜀的北方,所以說‘寄北’?!敝鞏|潤主編本:“這詩是李商隱留滯巴蜀時懷他的妻子王氏之作?!敝袊鐣茖W院文學研究所《唐詩選》:“題一作《夜雨寄內》,馮浩《玉溪生年譜》將此詩系在大中二年(848年),本年的另一首寄內詩《搖落》也描寫了秋景,兩首詩寫作時間很接近?!稉u落》詩有‘灘激黃牛暮,云屯白帝陰’之句,可見當時作者正在湖北、四川之間旅行?!庇魇卣妗短圃娙偈自斘觥罚骸按嗽娨槐绢}作‘夜雨寄內’,那是寄給妻子的詩,因義山家在河內(河南北部),所以說‘寄北’?;蚪鉃榧慕o朋友的詩,或有未合。按現時‘西窗話雨’多用作友朋思念之典,亦覺誤用?!边z憾文學所的舉證和喻守真的正確批評,很少引發關注。

??反對寄內的理由是:經過多人多年的反復考證,所謂848年秋季詩人在“湖北、四川之間旅行”之事不存在。詩人入蜀時(851年)其妻已逝,不可能在夔峽旅途中寫作寄內之詩。如果反對的理由成立,寄內自然不能成立。但據筆者研究:詩人在妻亡之前、之后兩次從不同方向進入巴蜀,第一次從湖北荊州溯江至夔峽,第二次由陜入川。

??寄友說。馬茂元《唐詩選》:“這詩是李商隱……留滯巴蜀時寄懷長安友人所作。題一作《夜雨寄內》,誤。蓋李妻王氏卒于其赴蜀前,此后商隱未曾續娶?!绷_宗強、陳洪主編本:“此詩或作于在柳仲郢梓州幕時。寄居孤寂,寄酬京華友人?!眲W鍇《唐詩選注評鑒》主張寄給商隱的同年進士兼連襟韓瞻:“詩當作于居梓州幕期間,以作于大中七年(853年)秋的可能性最大?!庇终f:“馮浩、張采田均系此詩于大中二年(848年)巴蜀之游。岑仲勉《玉溪生年譜會箋平質》已詳辨……大中二年巴蜀之游并不存在?!薄傲x山巴蜀之游幾乎全部時日皆于仆仆道途中度過,并無一地有較長時間之羈留(實亦無此可能)。試問于此變動不居之旅途中,雙方書信往來竟若今日有現代化通信工具傳遞之迅便,一似預知其何日當至何地者,豈非純屬想當然?”

??可以看出,岑仲勉否定馮浩、張采田的“大中二年(848年)巴蜀之游”說,已被廣泛認可。劉學鍇在此基礎上的推論,即李商隱限于歷史條件,不可能在不斷移動的旅途之中接收到妻子的北方來信,持之有據,不可辯駁。至此,《夜雨寄北》是848年李商隱的寄妻之作,確實不能成立。但李商隱又確實在妻亡之前有峽江之行,只是編年有誤:不在已經卸職桂府、急回長安的848年之秋,而是在847年之秋。李商隱當年夏季受幕主鄭亞之命,從桂林出訪荊州。事畢,或自我決定,或受荊州方面安排,溯江而上,于深秋季節游覽巴地江山,創作了《搖落》與《夜雨寄北》。限于篇幅,此不具論。

??兩說并存。郁賢皓主編本主說寄友,附說寄妻:“此詩……在梓州(今四川三臺)東川節度使柳仲郢幕中,答友人思念而作。題一作《夜雨寄內》,或謂……詩人羈留夔峽,答妻子王氏思念而作。兩說詩意皆可通?!贝私饪缮讨幨牵弘m然兩說詩意皆可通,但妻情絕非友情,友情絕非妻情。妻情友情,只能居其一。而且,《夜雨寄北》是“答友人思念而作”,或“答妻子王氏思念而作”,并不符合唐人制作酬答類詩題的通例(詳下)。

??袁行霈主編本認為寄內兼寄友:“題一作《夜雨寄內》。詩兼有寄內、寄友人之意。據劉學鍇、余恕誠《李商隱詩歌集解》考訂,詩作于商隱在梓州(今屬四川)幕后期(約宣宗大中九年,855年)詩人之妻王氏已卒,則作‘寄內’非是?!贝私馕㈣κ牵?.前文說“詩兼有寄內、寄友人之意”,后文說“‘寄內’非是”,后文否定了前文。2.盡管詩題“寄北”能夠兼具寄內與寄友,但詩情不能兼具妻情與友情。

??以上,學界面臨著解讀《夜雨寄北》四面碰壁的窘境:理解為李商隱在巴蜀回答北方妻子之問,相關考證又說其時李妻已故。理解為李商隱回答京中朋友之問,又不符合官場實際和詩中情景:1.“君問歸期未有期”,不符合唐代幕主任職通常為五年的時間限定。如岑參《敦煌太守后庭歌》“愿留太守更五年”、白居易《初到忠州……》“籠禽囚五年”、李商隱《梓州罷吟寄同舍》“五年從事霍嫖姚”。幕主卸職,自然就是幕僚的歸期。這一時限,幕主知道,幕僚知道,其他人也知道。李商隱的妻或友,不會不知道。既然知道,就不會作毫無意義的明知故問。所以,“君問歸期未有期”,只能屬于詩情詩境的別有洞天。2.“何當共剪西窗燭”,并非來客與主人共同剪燭,因為不合禮儀更無美感,只能是男女主人共同生活的私家協作。不妨設想:西窗之下,加放臥榻(商隱夫婦育有一女一男);窗臺之上,兩側停放紅燭,中間放剪刀,男主剪完左燭,女主再剪右燭,瞬間增量的光明,普照二人的夜話空間。


《夜雨寄北》不是現實世界的回復來信


??讀詩必須審題,知道的不少,實踐的人不多?!兑褂昙谋薄?,有何可審?說奇不奇,正是“寄北”之“寄”,標明此詩絕非回復。且慢:不是“君問歸期”,“我”答“未有期”嗎?怎么不是回復呢?

??詩歌史實例是:詩題之“寄”或“寄贈”專用于首發,而非回復?;貜蛣t用“酬……見寄”“答……見寄”“和……見寄”之類或“寄酬”“寄答”“寄謝”等等。唐前,詩句里的寄字用于首發,后來演化為詩題之寄。屈原《九章·思美人》“愿寄言于浮云兮”、宋玉《九辯》“愿寄言夫流星兮”。南朝時陸凱有著名的《贈范曄》:“折花逢驛使,寄與隴頭人。江南無所有,聊贈一枝春?!笨梢娂慕^非回復。再看李白《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》:“楊花落盡子規啼,聞道龍標過五溪。我寄愁心與明月,隨風直到夜郎西?!鳖}文皆有寄字,絕對首發。如果是回復,李白有《酬裴侍御……見寄》等。再如果是寄內,李白在唐人中最多也最典型?!赌狭饕估杉膬取吩疲骸耙估商焱庠闺x居,明月樓中音信疏。北雁春歸看欲盡,南來不得豫章書?!贝嗽娛装l無疑。其他如《在潯陽非所寄內》《秋浦寄內》《秋浦感主人歸燕寄內》,無一不是首發。

??李商隱不會例外:《寄令狐學士》《寄令狐郎中》皆屬首發,但后首學術界大約自俞陛云《詩境淺說續編》始,誤解為回復者極多,包括劉學鍇、余恕誠的《李商隱詩歌集解》。只有《酬令狐郎中見寄》《酬別令狐補闕》等才是回復。假如《夜雨寄北》真是回復韓瞻,根據《寄惱韓同年》《迎寄韓魯州》等詩題,《夜雨寄北》不會不出韓瞻之姓,這是禮數,也是交情,更不會單獨使用限于首發的寄字。

??以上詩例,足證李商隱不管是答妻問還是答友問,都不會出現首發專用的寄字?!兑褂昙谋薄?,絕非回復妻子來信的家書,亦非回復任何一個友人,特別是回復韓瞻的信函。


《夜雨寄北》:回答夢中妻子之問的不寄之寄


??《夜雨寄北》不是寄妻寄友,甚至連回信也不是。這需要返回創作原點進行復盤。夢中:“君問歸期未有期?!眽粜眩骸鞍蜕揭褂隄q秋池?!彼伎迹骸昂萎敼布粑鞔盃T?”預案:“卻話巴山夜雨時?!鼻岸鋲糁袎粜训年P系,后人不明,但唐人清楚。李商隱的同時人、大中八年(854年)進士的劉滄,其詩《宿蒼溪館》有句云“巴山夜雨別離夢”,就是對《夜雨寄北》的精準解讀。據筆者考察,說義山詩不可解者,皆始于宋人,唐人未有此論?!熬龁枤w期未有期”乃一場夢境中的靈魂對白,詩成而心寄,與首發之寄全無差別,所以寄北完全符合唐人的信函通例。后人不明就里,以為真有北方來信。但寄的首發詞義否定來信的存在,“巴山夜雨漲秋池”的凌晨時空則否定來信的寄達?!熬龁枴迸c“寄北”,生發了詩意與詩藝的糾葛:官場的“五年”時限在第一層面否定“歸期”之問與“未有期”之答;詩題之“寄”又在第二層面否定“北信”之來。生命的異象,詩筆的詭譎,生成詩意+詩藝的思維迷宮。詩篇始成,需要冠以一個詩題,或修飾原擬詩題。詩人創造性地一反成例,利用寄的首發詞義,構建語言陷阱,以兩個極具迷惑性的詩題,讓讀者在詩題與詩情的思維陷阱里左沖右突,不得其解。如果實在推敲不出滿意的詩題,李商隱的慣常方法,就是主要截取首句前2字為題,或者直接就以“無題”為題。知情者按寄內理解,不知情者按寄友理解:都以為真有一封“君問歸期”的北方來信。李商隱的語言實驗,果然成功地留下千年之謎:“寄北”之題因為更具解讀難度而被首選,“寄內”之題也因為坦露內在實情而同步流傳。兩個詩題都可能出自詩人之手,目的就是像李賀那樣,通過制造詩篇費解的迷幻,觸發讀者探秘尋味的好奇心。要知道,李商隱就是《李賀小傳》“帝成白玉樓,立召君為記”的作者。詩學史證明:李賀李商隱之詩,相當一部分,就是故意使人看不透讀不懂。在李賀詩風的熏習之下,李商隱致力于造境:夢境、實境、未來幻境,未來幻境之中又疊現消逝的夢境與此時的實境。層層疊疊,引人遐思與流連。李商隱體弱少眠,多思多夢,為詩歌史留下了不少寫夢的美句:“莊生曉夢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鵑”“遠路應悲春晼晚,殘宵猶得夢依稀”“夢為遠別啼難喚,書被催成墨未濃”“玉盤迸淚傷心數,錦瑟驚弦破夢頻”。夢見亡妻的小詩《悼傷后赴東蜀辟至散關遇雪》,盡情袒露了他失去賢妻之后的孤苦、無助與凄涼:“劍外從軍遠,無家與寄衣。散關三尺雪,回夢舊鴛機?!笨梢娡銎拊谒闹杏来娴姆至?。以下,筆者嘗試演繹《夜雨寄北》夢里夢外的超時空現場,并以之結束全文:

??剛剛,夢里,“君問歸期”,我竟答“未有期”。醒來,默想一篇《夜雨》,遙“寄北”方的你。拂曉的巴山,秋雨下了一夜。院子中的池塘,該漲滿了吧?何時再聚西窗,重享共剪一雙紅燭的時光,我一定和你,好好講述今夜的巴山,今夜的雨,今夜的“未有期”……

??(作者:羅漫,系中南民族大學教授)


(責任編輯:楊小西)


聲明: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本文摘編僅作學習交流,非商業用途,所有文章都會注明來源,如有異議,請聯系我們快速處理或刪除,謝謝支持。


(原文章信息:標題:《夜雨寄北》是“寄內”之詩,作者:羅漫,來源:光明日報,來源地址:https://epaper.gmw.cn/gmrb/html/2023-07/31/nw.D110000gmrb_20230731_1-13.htm)

上一篇寫小說的牧民

下一篇新時代正風反腐的文學表達:《天下人心》分享會在書博會現場舉辦

文學聯盟

文庫
文學史
寫作素材
中國文學史
古代漢語
寫作方法
課堂
直播課程
公開課程
精品課程
辭典
人物
景物
場面
作家
中國文學
歐美文學
東方文學
資源
歷史文化
文學大觀
傳統文化
考古文化

電話:0371-65749446     郵箱:benliu1957@126.com     地址:鄭州市金水區北林路街道經三路北段98號

Copyright? 奔流文學網 版權所有      主辦:奔流文學院      技術支持:全息數字科技(河南)      豫ICP備2023013536號-1

法律服務單位: 河南諾方律師事務所(朱秩成 13838397329) 河南言正律師事務所(白鐵軍 15037119815)

微信公眾號

文學聯盟

(微信掃碼)

91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中文字幕在线观看_日本人成在线播放免费课体台_先锋资源在线观看